政治議題

 

民粹影響下的罷韓選舉之我思

政治議題

發布日期 : 2020 . 06 . 17

作者 : 陳柏光

儘管事前有許多媒體猜測,高雄市長韓國瑜被解職後會用司法途徑來展延政治生命,但韓國瑜只以音樂會溫馨告別高雄市民後,整件事情就塵埃落定。回首韓國瑜先生535天任期,韓市長既沒有貪污腐敗,也沒有作奸犯科,就職一年多來路平水暢,只因贏了綠營認為不能落敗的地方,就要被「光復」,我們不禁喟然長歎,台灣的民主政治是不是已經充滿了民粹主義呢!

不可諱言,韓國瑜如果在市長選舉大勝對手後,就留在高雄勵精圖治,相信高雄市民一定額手稱讚、深慶得人。但轉戰總統,雖是被動拱出,還是傷了不少高雄市民的心。然這就造成一定要罷免的理由嗎?台灣多少政治人物在任期未滿前轉任他職,都沒遭遇過被罷免的命運。韓國瑜市長這場罷免之戰,根本就是非戰之罪,完全是被煽動出來,典型的民粹主義表現。

以往我們總把民粹主義者視為無理、過度激情的行為者,但從近來英國脫歐、川普當選總統等事件來看,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Benjamin M.Friedman在其著作《The Moral Consequence of Economic Growth》講述民粹運動時指出,當經濟高速增長的時候,人們會變得更加樂觀,也會更加寬容、慷慨;但當經濟處於衰退時期的時候,人們會變得更加悲觀,也會變得更加排外、自私。而歷史學家邁克爾·卡欽(Michael Katchen)則認為民粹主義「是一門語言,講這門語言的人將普通人視為一個高尚的群體,但該群體深受其自身階層的限制;民粹主義認為其精英對手們是自私自利和非民主的;民粹主義者尋求方法,動員前者,抵抗後者。」

也因此,我們可以看到現今的世界,民粹主義當道的地方,大多數是經濟蕭條、景氣不好,因此百姓怪罪外來移民搶了他們的工作,怪罪勤奮努力工作者佔據了工作機會不肯鬆手;現階段的美中貿易戰爭,在川普的領導下,多數美國人怪罪一切都是中國惹的禍,難怪金融時報(FT)首席經濟學家馬丁•沃爾夫(Martin Wolf)就指出:「世紀之交,整個西方,尤其是美國,還沉浸於所謂的“單極時刻”中。我們贏得了冷戰,民主模式似乎已不可戰勝。那時大陸經濟體量相對較小,可以說在美國的政策日程上還很靠後。然後,西方開始忙於反恐以及其他一些內部問題,再然後,就發生了金融危機。隨著經濟增長放緩、真實收入停滯不前,西方對自身制度和技術優勢的自信遭受了很大打擊。在這個過程中,西方政治開始出現民粹傾向,出現了越來越多高舉民族主義的領袖人物,他們環顧世界,說,中國大陸在變強,而它把我們變弱了。」

台灣不也是這樣的一個現象,上世紀90年代,台灣貴為四小龍之首,台灣錢淹腳目時,認為中國大陸只不過是貧窮落後的地方,我們可以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;但不到20年時間,台灣經濟停滯不前,整體建設發展大大落後於對岸,人民黯然悲觀,開始怨天尤人,怪東恨西,因此當初領導與對岸接觸的國民黨,成為眾矢之的,只能下台,抗中保台的聲音成為主流,以中華民國台灣來模糊對中華民族的認同,以台灣主權優先論暗藏分裂主義的思維之黨派就獲得民眾的支持。二十餘年來一直是綠營執政的地方,更被視為是禁臠,絕對不允許有大中國思想、想要促進兩岸和平發展的韓國瑜來執政。

當我們觀察台灣目前的民意時,不能只看到這是民眾對九二共識的不認可,對兩岸和平的不支持,所以才不投票支持藍營。再往深處看,再往廣處看,才能夠看到民粹主義帶來台灣政治的撕裂。民粹主義的土壤比我們想像得更為深厚,民粹主義的影響比我們想像得更為深遠。本黨目前在台灣的政治領域中雖人微言輕,但我們不會妄自菲薄,依舊會力挽狂瀾於既倒,扶大廈之將傾,像聖經中小小牧羊人大衛戰勝巨人歌利亞般,勇敢指出台灣目前所遭遇的困境,期望我們的未來會更好,為中華民族的大一統努力奮鬥。

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7338/4632660

 

精選新聞